事情發生經過大概就是,因為工作的壓力比較大,約連續4天沒睡好(有睡著但是意識很清醒,聽著自己打呼到天亮),一開始發生左耳耳悶(很像耳朵被罩住的感覺),一開始去家醫診所,醫生研判可能因為鼻塞導致鼻咽管堵住,開高劑量抗組織胺給我吃,隔天沒鼻塞,聽力卻迅速退化到很難與人對話了,後來看耳鼻喉科做了聽力檢查後確診,是突發性耳聾(俗稱耳中風),緊急開了高劑量的口服類固醇,吃了兩天後沒改善,甚至更糟糕,後來到中國醫就診(第7天),緊急住院接受類固醇點滴、加速血液循環點滴、耳內注射類固醇、中醫針灸.....

詳細病發治療過程:

2019/9/23(一) - 第1天 - 左耳耳悶

2019/9/24(二) - 第2天 - 按壓原始點後恢復

2019/9/25(三) - 第3天 - 完全恢復正常(自己的感覺)

2019/9/26(四) - 第4天 - 嚴重耳悶,家醫科診所掛號看診

2019/9/27(五) - 第5天 - 嚴重耳悶+聽覺降低,耳鼻喉科診所就診,醫生緊急開高劑量口服類固醇

2019/9/28(六) - 第6天 - 耳鼻喉科診所就診,安排聽力檢查(中度聽障60分貝),確診突發性耳聾

2019/9/29(日) - 第7天 - 放假在家休息

2019/9/30(一) - 第8天 - 中國醫就診,聽力檢查掉到重度(70分貝),緊急住院,施打類固醇點滴、加速血液循環點滴

2019/10/1(二) - 第9天 - 中國醫住院,點滴(類固醇+血液循環)、耳內施打類固醇

2019/10/2(三) - 第10天 - 中國醫住院,點滴(類固醇+血液循環)、中醫會診針灸

2019/10/3(四) - 第11天 - 中國醫住院,點滴(類固醇+血液循環)

2019/10/4(五) - 第12天 - 中國醫住院,點滴(類固醇+血液循環)、中醫會診針灸,中午出院

2019/10/9(三) - 第17天 - 亞大醫院回診,聽力檢查恢復9成,可以正常生活

定期追蹤3個月,每個月固定要找醫生報到一次

 

自我省思:

到中國醫掛號的時候,已經是發病後的第 天了,醫生看我還年輕,不要放棄任何機會,不管花多少錢都值得一試,突發性耳聾的黃金治療期是3天,內耳因發炎充滿了組織液,導致聲音無法傳輸到聽覺神經,短時間3天內消炎不會留下傷害,超過3天裡面可能會開始潰爛,比較可能留下永久性傷害,建議直接進行更積極性的治療,醫生說法很保守,住院所有的治療首要目標是防止惡化(就算不繼續惡化,重度聽障也很糟,很難正常生活),對於治癒的機率則無法保證,大約只有1/3的治癒率而已。

體悟,聽完醫生一席話,腦袋瞬間空白,辦完住院手續之後,搭UBER回家準備行李,準備了2套換洗的衣物,還有1個小時的空閒時間,我呆坐在沙發上,內心思緒很亂;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走到廚房拿了一個夾鏈袋,打開堅果的罐子,裝了一小包堅果,想帶到醫院吃,這個時我的情緒忽然傾瀉而出,流下眼淚痛哭,活到30歲,居然不曾為了自己做過什麼,每天醒來所有的事情都是為了別人,別人的眼光、別人的需求、別人的工作....此時此刻,卻被自己無意識的小舉動所感動。

這一年,我花光了努力工作存的積蓄,裝潢我的新家,買了一台大大的電視,卻還沒存夠錢裝音響,我的耳朵就這樣無法感受到了,一種無限的遺憾擴散開來,像是一朵烏雲壟罩著我。如果我能活到70歲,前面30年健康的人生,沒能好好珍惜,過去10年因為努力工作,我早就忽略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了。我喜歡聽音樂,正版的CD也只買過2張,沒聽過演奏會、沒聽過歌劇...

這場病像是經歷了一次死亡。死亡對我而言不陌生,我還依稀記得前幾輩子的遊歷,死亡一開始是沒有情緒的,因為無法接受,甚至會排斥它,反而是一種莫名的輕鬆跟自在,這時靈魂會專注各種脫離肉體後的體驗,到處去玩,頭七前靈魂基本上都不在肉體旁,大約到了頭七,望見眾人為己而悲時,才坦然接受了事實,並領悟了人生道理,情緒傾瀉而出,悲從中來,在世累積了多少痛苦就得悲傷多久,有人幾天,有人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看開後再投入下一段輪迴。

生病的詳細過程因為太多細節,文字沒辦法完整呈現我的感覺,拍了兩段影片,給自己一個警惕;我讀書讀到了博士,卻是嚴重缺乏這些醫療常識,爾後應該要多多閱讀一些跟健康有關的書籍及文章,疾病或許不可怕,但是過程中的慌張不安卻給我嚴重的精神打擊。

 

第1段影片,2019/10/3(住院第4天),住院時拍的影片

 

第2段影片,2019/10/4(住院第5天),出院回家拍的影片

 

此文章已搬家到  https://blog.csv.tw/2019/10/20181017-1.html

H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