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宗教團體都宣稱跟著Seafood修行可以開『第三眼』『天眼

看見另一個世界?可以聆聽到另一個圍度的聲音?

也看到很多宗教,Seafood只要一帶領(引導),馬上就可以看見...光、分身、本體...各式各樣的東西,而且異口同聲說很真實?

或許有些人不相信,也的確有些人透過引導仍然無法看見這些東西

但無法解釋的是,有些人就是看到的到...那到底原因是什麼?

今天我來描述一段我看到觀落陰的引導過程,當然有些宗教儀式也會有大同小異的引導

>>首先蓋上眼罩,Seafood開始用唱經的方式引導

>>唱著很流暢的歌調式的咒語,及敲著某個頻率的樂器(木魚之類的...我不太懂)

>>接著會時不時問你有沒有看到光

>>有沒有看到土地公

>>有沒有看到什麼....或者問你看到什麼

>>比如我說看見了一個很小的光點(其實像是眼睛受到壓迫出現的白光)

>>之後Seafood會引導你試著靠近光點,暗示會出現一個人在那邊等你

>>不久之後還真的看到有人影,Seafood又引導,問長什麼樣子,是不是老老的

>>影像越來越清晰,恩果真的老老的,又引導,是不是土地公....

>>一連串引導之下,越來越順利,該看到的都看到了,好像煞有其事一般....

怪了,同樣一場觀落陰,也有人完全都看不到...到底為什麼?

難道真的透過引導你就能看見什麼?有這麼神奇的事情?

那為何偏偏有人就是看不到呢?

本篇文章我來簡單從大腦的思維簡單分析為什麼?文章結尾提一下真理

直接切入正題,首先,要讓你看見影像(畫面)的確是比較困難的,我承認!

科普:人的大腦有一半是理性,一半是感性(只管畫面與情緒),事實上不管你生活上在怎麼理性,感性的部分不會因此而比較低弱

只是你的站在理性這邊老是忽略了感性的存在而已,其實它(感性)一直都在

聽起來離題了,不賣關子了,我直接講個例子

我解釋一下,今天我引導你看見一隻《貓》,其實你腦中一定會出現一隻貓的畫面,根據你的生活經歷,這隻貓可能是卡通的貓,也可能是你家中的貓,也可能是你昨晚路邊看到的流浪貓...第一個畫面其實不是你理性去控制的,瞬間就有畫面,理性要幾秒後才有辦法介入,才能再次呼喚感性幫你調出你想要的畫面。

或許你現在腦中真的有一隻《貓》的畫面了,如果有的話,相信你應該懂我的觀點了,不過我還是要你繼續讀我的文章

其實要讓你腦中出現一隻貓的畫面,並不是難事,我可能學貓叫一聲『喵~』你就馬上有畫面了,那為什麼Seafood會這麼神,大家都辦的到阿?

深入一點,說說引導

其實讓你看到畫面一點都不困難,困難的東西是什麼?其實重點在於你要相信你現在腦中的這個畫面,就是我(Seafood)要給你的看的東西。

恩,我知道你現在腦中《貓》的畫面揮之不去了,而且你會開始排斥,這個畫面明明就是你自己的生活經歷,跟老師又有什麼相關,根本扯蛋!

那怎麼做到這個東西轉化成我要給你看的呢?引導閉上眼睛,這個畫面就會更加深刻,甚至可以透過描述畫面,你可以看得更清楚,比如說,貓的右前腳有幾個腳掌,你還真的可以數數看

你滿腦子都會出現貓的腳掌的畫面,出現肉球,出現貓爪...

聽起來跟前面同一招,接下來的引導我就不再贅述了,因為很多方法,比如說貓會說話...貓知道你最近發生什麼事情...太多了

不過這個引導如果是對自己引導是沒有效果的,因為你會下一個圖釘,把自己釘位在做實驗的事件上,因此怎樣你都不會相信你真的看見什麼

如果沒有這個前提,又有一個無法預測的第三人引導你,就會比較容易成功

好想懂了對吧,為什麼不能被引導的關鍵原因

其要看的到畫面的感性程度雖然很高,但是很多人因為生活經歷的關係,畫面受到限制想看到沒看過的東西上,因此很專注於想看沒看過的東西

而忽略早就顯化在腦海中的畫面,因此想看也看不到,只因為忽略了

最簡單的引導,讓你一整天都心神不寧

同樣的我從一個例子講起,有次在捷運上,聽到有人在講昨天在KTV唱千里之外,飆高音.......

後來他講什麼我就都沒印象了,耳朵裡面一直Repeat千里之外,一直是費玉清的歌聲...到晚上睡覺還是揮之不去

這個聲音我聽得超清楚,要我講細節也可以,而且歌聲就跟小哥費玉清一模一樣

《我送你離開...千里之外...》

說道這邊,你腦中有沒有開始也Repeat這段歌詞了,如果你也聽到,你也被我引導了

腦的結構,其實腦子的結構很特別,有個平常不會意識到的功能,思考是大方向到細節這個同意吧,隨時都可以深入去探尋記憶,找線索

比如我問你番茄,你腦子裡會有很多很多番茄的畫面,接著問你牛番茄的種子,你腦中可能會有一個你曾經吃牛番茄咬開瞬間爆出種子流湯汁的畫面...又或者在沾版上切開番茄的畫面

當我一開始詢問你番茄的時候,切開番茄的畫面根本就不再你的暫存記憶體中,隨著我的引導才被挖掘出來

回到主題,看見神?

從前面講觀落陰,到後來講的引導(心理學的方法),要說破除迷信也好還是催眠手法也好,都破除了,為何我還要提到『神』

我會先問你,從剛剛的這些故事也好,實驗也好,你看見什麼?你感受到什麼?

誰給了你畫面,而又是誰看到了這個畫面?

如果抽離了Event(事件),你又是什麼?你是誰?

真理就像量子糾纏,當你用任何形式表達的一瞬間,它就開始離真理越來越遠了

老樣子,解釋,我今天問你『黃色』是什麼?

可能你腦子裡會出現英文單字Yellow、鴨子、太陽、玉米、情色....好多好多關於黃色的東西,OK回過頭來我再問你,黃色是什麼?

假設我是個瞎子,我想知道黃色是什麼,你就會開始懂這個道理了,『黃色』對你來說是生活經歷中再簡單不過的東西

你可能一睜開眼就看的到,卻是怎麼說也說不清楚

黃色是希望、黃色是幸運、黃色是......

你將意識到當你講出來時,距離真理就越來越遠了

回到抽離事件,針對這件事情,其實我並沒有很想講清楚

你可以試著夜晚寧靜時閉著眼睛,試著抽離一些Event(事件),你會看見你的情緒、思維、想法、心聲、恐懼...就像流星一般,在你的世界穿梭

選擇讓這些Event(事件)只是經過門前,看看它們,感受它們存在過,就像流星一樣,抓也抓不住,不是嗎?

看看這些訊息、思維、想法、心聲、恐懼來自哪裡?只是去感受,那個一直都在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C 的頭像
HC

落落的日記閣

H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